欧洲足坛财政限制政策:曼城发展的阻碍,皇马辉煌的动力

  足坛的繁荣背后是惊人的泡沫

  如果不能及时挽救这样的巨额亏损,那么等待欧洲足球的,将是泡沫破裂之后的整体崩溃。一场挽救欧洲足坛财务的行动呼之欲出了。

  2009年,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就提出了可以采用订立法案的方式,从制度上控制整个欧洲足球俱乐部的财务,普拉蒂尼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欧洲足坛的支持和响应:2010年,欧足联正式宣布财政公平法案将于2013/14赛季后生效。

  所有欧足联旗下赛事(欧洲冠军联赛和欧罗巴联赛)的参赛球队必须提供当年以及之前两年的财政报表,并由欧足联进行审核,以此获取参加上述赛事的参赛资格。

  FFP政策源于普拉蒂尼时代

  FFP的整体框架由收支平衡和滞纳金规定两项基本条款支撑。

  收支平衡规定了球队在进行相关收入与相关支出的统计之后,整体亏损不得超过500万欧元。在俱乐部获得注资并可完全弥补赤字时,球队在2013-2015年间最大亏损可以为4500万欧元,2015-2018年间最大亏损可以为3000万欧元。

  滞纳金规定则对欧足联原有的滞纳金规定做了补充与加强,所有欧足联赛事参赛球队不可有拖欠付款的记录,包括支付俱乐部、球员及经纪人的相关费用。

  违反财政公平法案或审核未通过的球队,将会受到欧足联的处罚,包括警告、罚款以及减少赛事报名人数,严重者将被取消欧足联赛事的参赛资格。

  欧足联会对违反FFP的俱乐部实行处罚

  FFP在颁布以来,很多俱乐部都因为违反该政策而受过处罚。首当其冲的就是巴黎圣日耳曼和曼彻斯特城这两支属于中东土豪的球队。在2014年5月17日,欧足联宣布对这两支球队罚款6000万欧元,同时要求两队降低工资水平、限制单笔交易最大额,还缩减了两队下赛季的欧冠报名人数。

  而最为有名的罚单无疑是AC米兰,由于李勇鸿入手之后造成的严重亏损,AC米兰被欧足联没收了1200万元的收入,还被禁止参加欧战,虽然在埃利奥特基金会接手之后,AC米兰上诉成功,恢复了欧战资格,但是这件事无疑给这支曾经的世界第一豪门带来了极大的阴影。

  2019年6月初,为了能腾出空间来进行财务处理,AC米兰甚至干脆向欧足联主动申请放弃了欧联杯的参赛资格。

  为了不再触犯FFP,AC米兰甚至主动放弃欧联杯资格

  跟AC米兰一样,曼城也因为触犯FFP被欧足联开出过欧战禁赛的罚单:2020年2月15日,欧足联宣布曼城因为严重违反财政公平政策,被禁止参加未来两年的欧战赛事,同时处以3000万欧元的罚金。

  此罚单一出,舆论哗然,甚至传出了曼城可能被剥夺英超冠军的消息。对于曼城这样一支阵容强劲的球队,禁止欧战这样的处罚是完全不可能接受的。

  曼城因为触犯FFP被禁止欧战两年

  不过,对于曼城这样的球队来说,欧足联很难像拿捏AC米兰一般拿捏住中东豪强。罚单公布之后,曼城旋即花费了3000万欧元的高价,在欧洲聘请了最强的50名律师组成辩护团,向体育仲裁庭提起了上诉。

  最终,在律师们的努力下,体育仲裁庭以欧足联“程序不正义、时效性已过”等模糊理由推翻了欧足联原本看似证据确凿的罚单,曼城恢复了欧战资格。

  英国知名律师大卫·潘尼克爵士也是曼城聘请的律师之一

  今年8月,已经走向黄昏的即将被取代的FFP依然“宝刀不老”,继续给巴黎、尤文和米兰开了罚单。

  看起来,FFP似乎是个宏大而又有效的长期工程,它似乎真的能够让欧洲足坛走向更好的未来。但是,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完美的政策,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FFP同样是拥有很多的政策漏洞的。所以,不缺钱的豪门俱乐部自然有办法钻到这样的空子。

  而对于不能像曼城那样雇佣高价律师团和顾问智囊团的俱乐部,自然就被FFP打了七寸。所以,很多球迷笑称,FFP是专门针对米兰城的政策。

  为了维持财务平衡,很多俱乐部会通过球员转会“做账”

  但是,除了FFP政策本身所具有的不可规避的政策性漏洞外,难道欧足联这个FFP的执法者没有问题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欧足联在执法时的双标问题其实由来已久,欧足联一直躲在各个俱乐部的公开账面背后与部分俱乐部进行所谓“幕后交易”,以实现其庞大的政治目的和黑色经济利益。

  根据知名的足坛内部揭露网站“足球解密”(Football Leaks)公布的文件显示,虽然也有过大额的罚单,但是欧足联多次为曼城、巴黎圣日耳曼和摩纳哥这些所谓的“土豪俱乐部”提供过“优惠性”庇护。

  俄罗斯寡头也经常向足坛注资

  与此同时,欧足联还对俄罗斯足坛进行了极大的包庇。自从引进公平竞争规则的五年里,俄罗斯国有资本通过不正当的赞助协议,共向泽尼特、莫斯科火车头以及莫斯科迪纳摩注入了超过16.5亿欧元,这是显然违反FFP的行为。但是,没有一家俄罗斯足坛因此遭受到欧足联的欧战禁赛处罚。

  在2013年,欧足联曾经对泽尼特进行过调查,这支俄罗斯足球豪门的背后是一家俄罗斯国有能源公司,该公司对泽尼特进行了不计亏损的高昂投资,触犯了FFP条款。

  普拉蒂尼时代的欧足联被卷入多起丑闻中

  但是泽尼特的高层人员以很简单的理由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辩护:俄罗斯足球本身资金贫弱,如果富有的能源企业不能对俄罗斯足球进行投资的话,很可能造成俄罗斯足球文化的崩溃,无法留住好球员使得球迷流失,从而直接影响到2018年的世界杯的举办!

  这样的理由竟然被欧洲足联接受了,欧足联的调查小组通过一份秘密报告保护了泽尼特不被逐出欧战赛场。其他的俄罗斯俱乐部也基本躲过了严酷的处罚。

  世界杯被俄罗斯俱乐部作为规避FFP的要挟

  但是让我们细想一下,泽尼特的这个辩护理由经得起推敲吗?

  泽尼特所讲的这种情况确实存在,在足坛当中处于中下游的俱乐部,如果不能通过高昂的外部注资维持充沛财力的话,这些俱乐部根本没有办法留住队伍当中具备高超实力的核心球员。

  但是,这种情况是所有欧洲的中下游俱乐部都会面临的情况,并不是俄罗斯俱乐部独有的困难,因此实则不能成为欧足联提供保护的理由。

  事实上,FFP最大的问题就在这里,它继续加固了足坛本身就存在的一种“阶级固化”,保护了大俱乐部对小俱乐部球员的挖掘和支配,而这本身也是FFP存在的目标之一。

  在中东财团入主前,曼城并不具备如今这样的争冠实力

  在千禧年的时候,切尔西、曼城、巴黎圣日耳曼三支如今的豪门还并不具备现在这样的统治能力,他们能够崛起的根本原因就是被富豪收购之后的巨额投资。比如切尔西,当2003年俄罗斯富豪阿布拉莫维奇收购它的时候,它还陷入在债务危机的困境中,阿布完成收购两个赛季之后,切尔西就成功夺得了英超冠军。

  曼城、巴黎圣日耳曼两支球队也与切尔西是同样的道理。接受收购、接受之后的巨额投资,这是很多中下游俱乐部想要完成崛起的唯一方式。即使是创造奇迹的莱斯特城,背后也有泰国富翁维猜持续不断的投资作为基础。

  而FFP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阻止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任何投资者都不能再对球队进行不计回报的投资了。

  莱斯特城奇迹的幕后主角——泰国富翁维猜

  本身,FFP的设置就有点针对阿布、阿联酋城市足球集团等土豪金主的味道。因为抑制土豪俱乐部哄抬球员身价,减少足球转会市场泡沫本身就是这项政策的初心之一。

  虽然FFP存在诸多漏洞,欧足联作为执法者也并没有严格执法,而是在背后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但是,我们也并不能否认FFP的存在确实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尽管西甲主席特巴斯因为西甲的巨星流失而经常职责FFP“没有任何作用”,可数据不会说谎:当2011年FFP刚刚施行的时候,欧洲足坛的亏损总额就降低了6亿欧元。

  到了2016年,欧洲足球的亏损额就从最危急时刻的17亿欧元降低到了3亿欧元,进入到了风险可控的范围内,又只过了一年,2017年的时候,欧洲足球实现了转亏为盈,获得了接近6亿欧元的总盈利。

  即使饱受诟病,但FFP依然为足球作出了贡献

  也正是FFP成功实现了它的目标,证明了财政限制政策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今年,作为普拉蒂尼继任者的切费林才会提出全新的财政限制方案FSR,这项政策一方面将会对之前的FFP进行优化,另一方面将有可能让本届欧足联高层载入史册。

  与具备“收支平衡”和“滞纳金规定”为两大支柱的FFP政策不同,FSR具有三大核心:无逾期应付款项规则、足球利润规则和阵容成本规则。

  FSR是欧足联于今年推出的FFP取代品

  这其中的“无逾期应付款项规则”和“足球利润规则”无非是旧有的FFP中“收支平衡”和“滞纳金规定”的更新版本,而“阵容成本规则”则是其中最大的创新。

  这个所谓的“阵容成本规则”的实施目的是更好地控制球员工资和转会成本。它规定将球员工资、转会费和经纪人费用支出限制为俱乐部收入的70%,相当于是给所有要参加欧战的俱乐部带上了一个强制性的“工资帽”。

  拉伊奥拉就曾公开反对过限制经纪人佣金的FSR新规

  在FFP取得成功的基础上颁布的FSR对FFP进行了不少改进,其实这也是切费林时代欧足联的一次重要创举,它与FFP的不同从名称上就能看出来,过去的FFP名为“财政公平法案”,核心是所谓的财政公平,要抑制远超其他俱乐部平均水平的高额投资。

  而FSR的名称是“财政可持续法规”,它主打的目标是实现欧洲足球财务的可持续发展,维护好欧洲足球来之不易的盈利。

  FFP被很多人认为阻抑了足坛投资

  之前的FFP被很多人指责阻抑了巨额资本对足球的投资,使得足球“虽盈利但贫穷”,但是FSR在投资方面进行了放宽,比如FFP允许俱乐部每个三年周期最多亏损3,000万欧元,而新规中允许的最高亏损额增加至6,000万。而对于“财务状况良好”的俱乐部,每年可允许的亏损额还可以再增加1,000万。

  同时,FSR也鼓励俱乐部通过股东注资的方式获得更多资金,而非过去的对外借债方式。

  因此,在FSR的大棒之下,球队在保证不出现财务崩溃的情况下,还能获得很多空余的资金投资青训事业以及文化设施建设。

  FSR不鼓励俱乐部通过借债方式获得资金

  欧足联设定了三年的缓冲期,让欧洲各大俱乐部适应新规,尤其是阵容成本规则,俱乐部需要在未来的三年里完成财务清算,以符合欧足联的工资帽要求。

  应该说,欧足联对本次改革的成功是颇有信心的,而且他们认为这项新规将有利于整个欧洲足坛的繁荣。欧足联的财务官特拉维索在4月7日的执委会会议上呼吁说:

  “与其他俱乐部相比,意大利俱乐部更要努力遵守财政新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他们与其他国家的俱乐部拉回到同一起点。他们必须立刻这么做。”

  FSR是欧足联的重大举措

  当然,我们的老祖先讲过:“听其言而观其行。”虽然从宣传口径上看,FSR似乎好处多多,但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项政策究竟能否真的实现足坛的持续繁荣、继续降低泡沫?欧足联又是否能在新的周期里严格执法,不搞“双重标准”?这些问题都需要时间和事实来检验。

  在欧足联FFP(到FSR)的整体性财政限制政策之下,各个联赛本身也有各自独立的财政限制方针。

  英超就于2013年,在欧足联的FFP之下颁布了一条自己的FFP政策,英超FFP的大致方向与欧足联FFP类似,都是通过限制俱乐部亏损的方式实现所谓的“财政公平”。

  英超FFP的主要内容有两条:第一是最基本的亏损控制——在三个赛季中,每家英超足球俱乐部的总亏损额不能超过1.05亿英镑,如果超过将被罚分;第二条是工资帽——英超俱乐部为球员支付的工资总额被限制在一个逐赛季跳跃的额度之下。

  阿森纳饱受英超FFP的困扰

  英超FFP的颁布得到了豪门的支持,传统BIG6球队中只有曼城投了反对票(他们后来似乎也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反对)。

  不过,虽然阿森纳投了支持票,但是阿森纳却并不能在英超FFP中独善其身,因为虽然转会费投入不高,但是阿森纳阵容的工资支出却很高,为了匹配工资帽制度,阿森纳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对财政进行调整。

  但对于阿森纳来说倒霉的是,工资帽制度颁布六年之后的2019年,英超宣布废除了工资帽制度。

  曼城则一直被怀疑违背英超FFP

  曼城不仅因为被欧足联认为违反欧足联FFP而被开出过“禁止欧战”的罚单,曼城同时也被认为违反了英超FFP,当然,英超FFP从一开始也没有得到曼城的赞成票。

  与欧足联的调查一样,曼城违反英超FFP这一消息,同样是因为黑客手段在网络上泄露的,2019年,网络上泄露了一批曼城内部的通信证据,显示曼苏尔长期以来一直通过其庞大的隐形输血管对球队进行投资,严重违反了英超FFP。

  曼城被认为违反了英超FFP

  从2019年3月之后,英超就开启了对曼城的调查,不过,英超官方的调查效率显然不如人意,三年过去了,并没有拿出任何成果,既不能定下曼城的罪过,也不能洗刷曼城的冤屈。

  今年的8月2日,英超首席执行官理查德-马斯特斯表示,英超联盟对曼城涉嫌违反财务公平的调查仍在继续。不知道这个调查是否会延续到英超FFP结束的那一年。

  曼城一直被怀疑有一条隐形的输血管道

  除了英超FFP之外,西甲的工资帽制度同样是有名的联赛财政限制政策——近两个赛季,巴萨无疑是被西甲工资帽制度限制的主角,它先是在上赛季因此放走了梅西,又在本赛季因此要逼走德容。

  西甲的工资帽制度于2013年颁布,这个制度并不是英超工资帽那样给所有球队规定固定限额,而是据俱乐部的收支情况、现金流和偿债计划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计算得出。

  比如财务非常健康的皇家马德里在本赛季的工资帽达到了7.39亿欧元,而其老对手巴塞罗那的工资帽居然仅有9700万欧元。这也是拉波尔塔上赛季放跑梅西,这赛季逼迫德容的根本原因。

  面对工资帽限制,拉波尔塔必须采取行动

  仅从财务来看,西甲将不可避免地进入“皇马王朝”,弗洛伦蒂诺的财务运营能力不可想象的强大,皇马高昂的工资帽,将从客观上使得皇马具备远超于其他所有西甲球队的引援能力。

  而巴萨如何跟工资帽是自己七倍还多的皇马竞争呢?这恐怕是最困扰拉波尔塔和哈维的问题了。不过亿的巴萨的工资帽仅能排在西甲第七,这支曾经影响了整个欧洲足坛的俱乐部确实已经衰落了。

  很多球迷嘲笑拉波尔塔在这个夏窗通过“出售未来”的方式激活的一个又一个杠杆。事实上,不断地激活杠杆是拉波尔塔的无奈之举,因为不这样做,巴萨根本没其他有效办法提高工资帽,巴萨的竞争力将会进一步下降。

  弗洛伦蒂诺已经用事实证明自己是欧洲最顶尖的足球运营人

  而说西甲已经进入皇马王朝也绝对不是开玩笑。从阵容上看,皇家马德里的球员老中青三代结合,当打巨星与潜力新星都跃跃欲试;从财务上看,皇马的财政健康程度令全欧洲惊羡,皇马的工资帽比西甲工资帽排名前五的其他四支球队加起来还高。

  西甲工资帽排名在皇马后面的四支球队是塞维利亚、马德里竞技、比利亚雷亚尔和皇家社会,皇马的工资帽甚至足够签下这四支球队的所有球员。

  马竞的工资帽状况也不容乐观

  对于巴萨来说,雪上加霜的不仅仅是现在已经难以处理的工资帽,还有很可能会在下赛季归来的格里兹曼,他的回归将再一次使巴萨陷入工资帽限额的绝境。

  格里兹曼的工资太高了,尽管回归马竞的格里兹曼将工资降低到了税前2000万欧元,但是需要知道的是,马竞本赛季的工资帽总额仅仅也只有1.71亿,格里兹曼的存在使得马竞很难再引入当打之年的巨星,因此,如果格里兹曼不愿意再大幅度降薪的话,马竞将格里兹曼退货回巴萨基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这对于已经陷入财务困局的巴萨来说,当然是雪上加霜的事情了。

  无论留在马竞还是回去巴萨,格里兹曼都会打破效力球队的工资帽

  除了英超FFP和西甲工资帽制度之外,最有名的联赛财政限制政策无疑是德甲的“50+1”。所谓的“50+1”是指:德甲和德乙俱乐部的股份可以任意出售,但原俱乐部对球队的表决权必须超过50%。

  这个政策的意思是,德甲的俱乐部可以接受投资者的收购,但是投资者在收购了球队的股份之后并不能获得球队在重大事项上的表决权,除非能像沃尔夫斯堡和勒沃库森的投资者那样成功运营俱乐部超过20年。

  这是一项十分有德国足球特色的制度。

  拜仁一直是德甲“50+1”政策的反对者

  它既保有了皇马、巴萨那样具有悠久传统的俱乐部会员制度,同时也在制度上给外来的投资者提供了给俱乐部增加资金的可能。相当于“50+1”是一项站在传统与现代相交处的制度。

  不过,有利也有弊,虽然从制度设计上来看,“50+1”似乎很完美,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无法获得球队决定权的这项制度确实让人望而却步。

  除了霍芬海姆的老板霍普这样的真爱粉通过20年的稳定投资拿到球队表决权之外,几乎没有投资者愿意在德甲下注,这也造成了德甲整体资金不高的现状。

  霍芬海姆老板霍普稳定投资了20年

  虽然“50+1”制度使得德甲的足球文化非常纯粹,商业气息相对其他四个联赛很淡薄,但是也必然使得德甲在与富裕的英超和西甲的竞争中难以占优,因此,有志于在整个欧洲争霸的拜仁慕尼黑一直是这项制度的反对者。

  多年以来,拜仁高层多次的在各种场合发表了反对“50+1”的言论,但是,在德甲的大环境中,拜仁显然孤木难支。拜仁废除“50+”1政策的呼吁从来没有得到大多数德国俱乐部的响应,甚至在2020年,因为支持“50+1”的极端球迷闹事,拜仁与霍芬海姆的联赛比赛被迫中断。

  霍芬海姆老板霍普被极端球迷辱骂

  而近些年来,真正能够破除掉“50+1”限制的德甲球队,除了稳定投资球队超过20年的霍芬海姆老板霍普之外,仅有RB莱比锡的老板红牛。

  红牛集团破除“50+1”的方案不是靠霍普那样几十年如一日的稳定投资,而是利用了“50+1”的制度漏洞和各种文字游戏。红牛在收购了莱比锡球队的股权之后,利用提高会员入会费且设立内部否定制度等种种方式,将具有投票表决资格的所谓“俱乐部会员”控制在了红牛集团员工的范围里面,从而成功地在不违反“50+1”政策的条件之下,破除了“50+1”政策对球队的限制。

  红牛在掌握了球队表决权后,全力支持朗尼克将球队打造成德甲一强

  如今的RB莱比锡已经成为了德甲强队和欧冠常客,而RB莱比锡成功的根本原因,就是红牛集团针对“50+1”的操作,这也让当时的球队总监兼教练,具有“德国足球教父”之称的朗尼克的不少运营策略能够得以实现。

  当然,虽然RB莱比锡通过红牛的投资实现了崛起,甚至打造了一整套覆盖全欧洲甚至全球的足球体系,但是,RB莱比锡也成为了全德国球迷的公敌,是德甲中不折不扣的“最被讨厌的球队”。作为一支想要成为能与拜仁争霸的球队,RB莱比锡也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啊!

  拜仁废除“50+1”的号召鲜有响应

  尽管争议重重,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些足坛当中的财政限制政策是相当必要和重要的,如果没有这些政策的限制,让欧洲足坛骑上名为“金元足球”的脱缰野马肆意狂奔,那么,从悬崖坠落将是迟早要遇到的必然危险。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完美无缺的人,也绝对不可能存在完美无暇的政策,财政限制政策在维持俱乐部财务健康的同时,当然也造成了很多的弊端。

  比如,对于五大联赛来说,欧足联的FFP政策固化了豪门俱乐部对中下游俱乐部的挖掘,使得中下游俱乐部的翻身越来越难。

  各个联赛的工资帽使得豪门俱乐部必须关注债务问题,即使有钱,也不能大量投资以快速提高俱乐部在洲际赛事中的竞争力。德甲“50+1”虽然确保了德甲俱乐部的稳定,但是也掐灭了很多俱乐部跃进为欧洲豪强的野心,造成了拜仁统治联赛的一极化现状。

  拜仁换届之后的新领导层依然坚持废除“50+1”的立场

  在本世纪初期,英格兰足球曾经遭遇过大面积的低级别俱乐部破产、重组的情况,那个时候的英格兰人或许还不敢设想英超会在20年后的今天成为世界上商业价值最高的国家体育联赛。

  而长期羸弱的法国的俱乐部则从去年开始,也遭遇了一股低级别球队濒临破产的风潮。

  足球是一项能够永恒的运动,但是足球却永远不是人们的必需品,它只是具备着成为永恒的潜力,而至于到底能不能永恒,经济因素是至关重要的。

  足球不仅仅只是一项运动

  如何进行足球联赛的制度设计,才能既确保俱乐部能够得到稳定地投资,又确保这些投资不会将球队引向“骑虎难下”的巨大泡沫;既确保豪门俱乐部比赛的精彩程度,又要让小俱乐部活下去。这是一个值得我们中国人深思的管理哲学问题。

  足球不仅仅是一个需要运动人才的竞技项目,它也是一项需要管理人才和经济类人才的社会事业。如果我们的目光仅仅只停留在竞技领域,或许是很难进步的。